债市取消强制评级再迈一步,评级行业“浴火重生”中市场化转型

时间:2021-08-15 17:57       来源: www.zntron.com

评级行业由“监管驱动”向“市场驱动”的转变已是大势所趋。

继五部门发布信评新规后,评级行业再迎重拳改革举措。

8月11日晚,央行发布通知称,为进一步提高市场主体用外部评级的自主性,推进信用评级行业市场化改革,决定试点取消非金融企业债务筹资工具(下称“债务筹资工具”)发行环节信用评级的需要,即日起推行。

这意味着,债券强制评级的取消再进一步。同意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表示,监管此举主如果出于市场化的考虑,同时也是进一步落实信评新规的政策需要,从而以市场为导向优化评级生态,防止评级虚高,促进行业健康进步。

从评级机构的角度来讲,由“监管驱动”向“市场驱动”的转变已是大势所趋,市场化是唯一渠道。有评级机构人士对记者称,在市场化进程不断推进中,评级机构的核心竞争优势就是业务水平、级别准确度、对市场资金投入的风险判断与公信力。

稳步推进强制评级的取消

依据央行近日发布的通知,试点期间,非金融企业发行债务筹资工具暂时停止适用《银行间债券市场非金融企业债务筹资工具管理方法》(中国人民银行令〔2008〕第1号以下简称《管理方法》)第九条的规定。

另外,通知未说明的债务筹资工具发行与买卖的其他需要,继续根据《管理方法》规定实行。通知自2021年8月11日起实行。

该通知一经发出,引起市场热议,被业内视为推进强制评级取消的又一重大动作。此前因为债券市场对外部评级过度依靠,信用等级被很多应用于债券发行、买卖及风险管理的多个环节,在一定量上带来评级中枢偏高、风险定价功能不足、风险预警不准时的问题。因此,自去年以来,监管就在逐步推进减少外部评级依靠改革举措。

譬如,去年年底,央行联合多部委发布《公司信用类债券信息披露管理方法》,将信用评级报告从发行时需要披露的文件列示中删去。

今年1月29日,银行间市场买卖商协会发布取消注册发行强制评级需要的分阶段策略,并发布《关于有关事情的补充公告》,明确债务筹资工具注册环节取消信用评级报告的要件需要,即在超短期筹资券、短期筹资券、中期票据等商品注册环节,企业可不提供信用评级报告,从而将企业评级选择权交予市场决定。

2月26日,证监会发布修订后的《公司债券发行与买卖管理方法》与《证券市场资信评级业务管理方法》,前者取消了公开发行公司债强制评级需要,与一般资金投入者参与认购的债券评级需要达到AAA的规定;后者则明确取消注册环节的强制评级需要。

3月26日,买卖商协会再发文,称在前期债务筹资工具注册申报环节取消信用评级报告要件需要基础上,进一步在发行环节取消债项评级强制披露,仅保留企业主体评级披露需要,将企业评级选择权交予市场决定。

现在,人民银行试点取消债务筹资工具发行环节信用评级的需要等于更进一步,这也意味着,在试点期内不论在注册环节,还是发行环节,债务筹资工具都不再需要任何信用评级需要。

一位评级机构评级总监对记者称,这事实上是对最近信评新规的落实,取消强制评级,将推进评级机构更快向市场化迈进,能够帮助评级行业建设高标准市场新秩序。

8月6日,人民银行等有关监管部门正式发布《关于促进债券市场信用评级行业健康进步的公告》(下称《公告》),被业内称之为信评新规。《公告》明确,将择机当令调整监管政策关于各类资金可资金投入债券的级别门槛,弱化债券质押式回购对外部评级的依靠,将评级需要的主导权交还市场。

不难发现,最近监管颁布的一系列举措都是对减少外部评级依靠的落实。在业内人士看来,现在各监管部门在弱化外部评级依靠的改革举措上正逐步形成合力,将帮助推进国内评级行业由“监管驱动”转向“市场驱动”,能够帮助加快评级行业的市场化进程,促进债券市场高水平进步。

联合资信总裁万华伟也曾表示,从中长期来看,伴随对评级结果不合理用的取消,评级需要将逐步从监管需要迁移至资金投入人需要,信用评级机构的角逐重心将从发行人转向资金投入人,评级行业角逐将更趋市场化。

中信证券研究所副所长明明对记者称,通过取消债券强制评级,可弱化资金投入人对外部评级的依靠,进而解决评级虚高、区别度不足等问题,使得评级回归风险预警、促进市场所理风险定价的本源。

评级行业向市场化迈进

在迈向市场化过程中,业内的共识在于,这对评级机构提出了更高需要,行业将加快转,机构间的角逐也将愈加激烈。毕竟在短期内,取消强制评级可能会对评级机构的业务需要导致肯定影响。

这在数据上已有体现。依据中诚信国际研究院的统计,自3月底买卖商协会取消非金融企业债务筹资工具债项强制评级需要以来,4~7月份市场中总计发行了320只没进行债项评级的有关债券。

其中,有4只无评级的公募公司债,数目和占比较6月份略有上升;有20只无评级的短期筹资券,数目和占比同样较6月份略有上升;有69只无评级的中期票据,数目和占比较6月份均显著降低。据了解,7月份城投企业发行中期票据数目的降低是导致无评级中期票据数目和占比回落的重要原因。

不过,从长远来看,有剖析称,声誉机制的驱动将推进评级行业回归本源,能够帮助行业愈加看重评级水平和商品服务,形成良性的行业角逐。

“对于评级机构而言,市场化是唯一渠道,其核心竞争优势就是业务水平、级别准确度、对市场资金投入的风险判断与公信力。将来,评级机构要加大全步骤的系统建设,在保证合规性和独立性的基础上,努力提升业务能力。”前述评级机构评级总监对记者称。

东方金诚研究进步部副总经理张伊君也表示,可以预见,将来几年将是评级市场需要的重塑期、评级机构转型期和洗牌期。短期来看评级机构可能在收入、评级技术改进等方面都有肯定重压。

“但有重压才有动力,将来伴随有关政策的落地,与各项配套引导的健全,评级机构的存活进步将更取决于资金投入人的认同,会愈加看重声誉机制。”张伊君称,这能够帮助推进评级行业在评级办法、模型等方面的不断健全,更好的发挥风险揭示及定价功能,满足资本市场信用服务新需要,从而推进信用评级行业健康进步。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推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