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价下行 生猪期货套保试水:行业龙头率先下场“练手” 大范围参与节点未至

时间:2021-08-16 02:10       来源: www.ymtyygj.com

金字火腿,坐落于产业链下游,猪价下跌,公司材料本钱相应降低。现在,生猪期货上市后连续下跌,缘何公司仍要参与套保?

1月11日晚,金字火腿通知,董事会赞同自董事会审议通过之日起一年内,公司在5000万元额度内以自有及自集资金拓展产品期货套期保值业务。

对此,公司董秘王启辉12日表示,“长期来看,养殖规模上去了,猪价相应会有所回落。然而,回落的时间、幅度却不好说,加上近期猪价有所反弹,考虑到短期价格行情走势不明,公司又有材料需要,这才计划进行套保操作。”

相比之下,因为年内猪价下跌预期强烈,坐落于产业链上游的生猪养殖企业套保需要要更为强烈。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有关途径获悉,现在各家龙头猪企参与热情较高,抛开此前大肆“招兵买马”组建期货部的牧原股份不论,温氏股份、正邦科技和天康生物三家上市公司在上市首日便已率先“试水”。

只不过,因为生猪期货刚刚上市,有关上市公司尚处于尝试阶段,主要以熟知买卖规则、步骤,“练手”为主。

猪价一涨,公司本钱急速上升。

2021年6月,本轮猪周期开启,从15元/公斤飞速暴涨至35元以上,虽然2021年二季度猪价有所下滑,但仍然保持在29元/公斤附近。

与此相应,金字火腿2021年上半年营业本钱飞速升至2.2亿元,2021年同期该数字尚不过0.68亿元。

彼时,公司采取的方案是“借助国内海外两个市场进行采购,猪肉价格低的时候多采购,价格高少采购,以此来平滑猪肉价格波动的影响。”

在猪价上涨大周期下,上述方案也只能尽可能拉低公司材料本钱。假设行情判断不准,甚至可能还会买到高价猪。

1月8日,生猪期货上市。周末过后第一个工作日,金字火腿就召开董事会,最后通过上述进行套保的议案。

据通知,金字火腿拓展产品套期保值业务所需保证金最高占用额低于人民币 5000万元,有效期内可循环用。

为此,金字火腿成立了期货决策和买卖小组,其中决策小组成员包括公司董事长、总裁、副总裁、采购负责人、财务负责人、内审负责人等。

“身处一线,猪价行情自己最了解,怎么样买卖则交给期货公司,他们来出具体的买卖方案和策略,最后由公司买卖员下单买卖,风控管理、内审岗负责监督。”王启辉称。

他表示,具体操作上会结合自己经营制定套保计划,“不会买卖的非常频繁,只不过在需要的时候才会操作。”

需要指出的,这也是包括上市公司在内的产业资金投入者所常见采取的模式,严格根据经营、套保计划实行。

因为不涉及投机买卖,风险相对可控。

假设,公司将来一个月所需材料100吨,且猪价将从30元/公斤涨至35元/公斤,金字火腿便可以在期货市场以30元的价格,开仓做多6手生猪期货。

待现货价涨到35元时,公司仍然可以以此价格购入生猪,上升的5元本钱则由期货套保盘的盈利部分予以对冲。

仅有些风险在于,期货、现货可能存在价差,对公司整体套保成效产生肯定影响。但,大体上看,有套保盘保护无疑会强于“硬抗”猪价上涨,即使是实质操作过程中只起到了部分对冲的成效。

“大举介入”节点未至

产业链下游想要买底价猪,上游养殖龙头则是猪价越高越好,如何解决?期货市场双向买卖机制的存在,则可以有效解决这一问题。

1月8日,生猪期货上市首日,LH2109合约基准价为30680元/吨,等于30.68元/公斤,虽然低于现货市场价格5元/公斤左右,但于牧原股份等养殖企业而言却是一个很好的价格。

仅以牧原股份为例,该公司2021年5月、十月、11月生猪销售均价便曾跌至26.2元至27.65元/公斤。2021年生猪产能继续恢复,供需关系从紧张走向平衡,猪价只能更低,届时30元以上的价格或难再现。

如LH2109合约,代表了今年9月份交割的生猪期货价格。1月8日上市当天,结算价跌至28290元/吨,至11日时结算价已跌至25795元/吨。25元/公斤左右的价格,与部分第三方市场研究机构给出的生猪预期价基本相当。

若牧原股份在1月8日上市当日,以基准价开仓做空生猪期货,到11日时便可以获得每手7.8万元的价值,以此补偿下半年生猪现货价格下跌的损失。

虽然公司此前开出“4万月薪”的条件广揽期货人才,组建期货部,但现在并未传出该公司下场买卖的消息。1月8日,记者亦曾向该公司董秘核实,未获回复。

相比之下,同为销售量排行榜前4位的行业龙头温氏股份、正邦科技,却在生猪期货上市首日便已尝试性参与。

“公司在当日生猪期货开盘后便尝试性的参与了生猪期货买卖,以熟知期货买卖规则。”温氏集团猪业一部市场经营部总经理严树芬称。

需要指出的是,因为生猪期货上市时日较短,各家上市公司仍然以熟知买卖规则、步骤为主,更多是“练手”性质。

王启辉也表达了类似看法,“不着急,慢慢做,公司整个团队也好熟知下,积累些经验。”

所以,对于超大型企业而言,生猪期货尚没办法起到较为明显避险成效,这遭到了多方面的制约。

第一,生猪期货最新持仓数据为20569手,等于32.9万吨生猪。而温氏股份2021年月均销售量近80万头,单头按110公斤标准出栏体重估算,即该公司单月生猪销售量便已达到8.8万吨。

所以,现阶段养殖企业,特别是行业龙头参与套保买卖,市场容量并不足以支撑。

第二,期货市场新产品种上市初期,各类型型参与者参与程度还不够充分和均衡,市场对信息的吸收和反映还不够充分,一般价格波动都会比较剧烈,价格发现机制需要一个逐步校准的过程。

正因于此,目前上市公司参与生猪期货主要以尝试性买卖、观望两种态度为主,远远未到达产业资金投入者大规模参与生猪期货的节点。

除去上述“硬件”条件外,产业资金投入者对衍生品市场的认知、同意程度等“软性”指标,同样左右了将来生猪期货的成熟速度,与有关上市企业套保盘对冲效率的高低。

等到生猪跌破20元/公斤,或者重归2021年上半年挣扎于盈亏平衡线时,才会明显刺激上游养殖龙头的进场热情。

下游欲率先“买入套保”对冲

国产火腿,一个云南宣威,再一个就是浙江金华。

金字火腿,主营商品就是火腿。以2021年为例,该公司总营收2.82亿元,其中1.35亿收入源于火腿,加上冻品、肉制品、火腿商品在内,约有88%的收入与猪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