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行长“过桥”诈骗!潜逃外地隐姓埋名 前妻卖房还债!获刑12年

时间:2021-10-13 13:33       来源: 未知

以“过桥”为由诈骗顾客百万

出生在陕西的焦某盛,在大学毕业之后进入老家的某家银行开始其工作生涯,1976年生的他在做到支行行长之后,却因一己私欲最后锒铛入狱。

2021年前后,通过银行业务往来,焦某盛与雷某某相识,彼时,焦某盛是某银行的合阳支行行长。而初识之时,雷某某并不知晓,这个焦某盛因无力偿还其私自转借所产生的巨额债务,将会心生诈骗自己财物的念头。

在两个人相识了一年之后,焦某盛告诉雷某某,有企业在自己工作的银行贷款还不上,让他帮个忙,需要从他借100余万元“过桥”。“当时想着他是银行行长,就放心的将钱借给了他。”雷某某在法庭上质证时表示,彼时,过了一个月左右,焦某盛按时把钱还回来了。

2021年7月4日,焦某盛以为贷款企业资金“过桥”为由,向雷某某借款100万元,并承诺按期归还。有了上一次按时回款的经历,雷某某也以为这次的“过桥”还是像当时一样不会有哪些异样。于是,信以为真的雷某某便根据焦某盛的需要,将自己100万元存款存入焦某盛提供的孙某某银行竞价推广账户内,帮他用于偿还个人债务。

时隔一个月后,雷某某向焦某盛多次讨要我们的100万元时,焦某盛均以企业仍未还款为由哄骗、隐瞒钱财作用与功效,并使用打借条、支付利息9万元等方法拖延不还。

2021年4月份,焦某盛忽然辞去银行工作、更换手机号码。听说焦某盛工作要出现调动后,雷某某立马打电话给焦某盛要钱,“他说过几天就还钱,打完电话后他就失联了。”通过熟人得知焦某盛已经从银行离职之后,雷某某意识到,自己让人骗了。

在联系焦某盛无果的2个月后,雷某某将焦某盛起诉到法院,法院告知他,焦某盛的行为具备诈骗犯的嫌疑,便前往机关进行报案。法院调查结果显示,焦某盛并没将他的钱用于企业“过桥”,而是个人消费了。

裁判文书显示,彼时消失的焦某盛,事实上外逃至安徽蚌埠化名“老孟”长期隐藏。而后,焦某盛前妻杨某某将其某处房子抵押给雷某某并办理房地产过户流程,用于抵债。

银行支行行长居然动了诈骗顾客财物的歪心思。

日前,中国裁判文书网的刑事判决书,将一名银行支行行长诈骗两名顾客共超两百万的案件公之于众。

有资深银行从业职员向券商中国记者表示,出现此类状况,大多是银行职员自己生活作风奢靡,甚至有赌博的行为进而致使的欠债行为,为了还债不择方法。“同时,也存在银行对于职员的思想教育不到位,对职员非营业时间的活动状况学会并不够全方位的状况。”其进一步表示,假如银行在进行内部管理时可以及早发现这个问题,就会防止职员以银行行长的名义进行诈骗,降低有关损失。

以完成年底存款任务哄骗他人

无独有偶,得手过的焦某盛,又将同样的诈骗手法推行在了我们的另一位顾客身上。

另一位被害人王某甲与焦某盛于2021年11月相识,这次同样是在办理银行贷款期间结识并互有往来。在得知王某甲在阎良经营工厂后,焦某盛遂产生诈骗王某甲钱财的念头,期间,积极帮、指导他申请惠农贷款业务。

2021年11月2日,王某甲马上有贷款30万元到账,得知这一信息的焦某盛便谎称其要为贷款企业完成“过桥”,需借款30万元,从而骗取了王某甲的信赖,并将30万元存于其提供的陈某乙竞价推广账户。而事实上,焦某盛将钱全部用于了个人还款及消费。

一个多月之后,焦某盛又得知,王某甲申请的80万元惠农贷款已到账,便第三虚构为完成银行年底存款任务为由,哄骗王某甲。赞同借款之后,王某甲的爸爸在焦某盛的指导下将钱取出,两次以现金存入的方法,将80万元贷款全部存入至其所提供的孙某某农业银行竞价推广账户内。这一次,焦某盛依然将钱全部用于偿还自己私人债务。

在王某甲讨要借款期间,焦某盛谎称其将80万元用于韩城煤炭企业资金“过桥”,后王某甲多次索要欠款时,焦某盛均以企业仍未还款为由哄骗、隐瞒钱财作用与功效,并使用打借条、许诺支付利息等方法拖延时间,后来在没办法偿还所欠钱财并没办法继续隐瞒事实真相的状况下,便更换手机号码出逃至安徽蚌埠。

公诉机关觉得,被告人焦某盛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他人财物210万元,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之规定,犯罪事实了解,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提起公诉,请求依法判处。

法院觉得,焦某盛在事前明知自己免费还能力的状况下,仍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为其他企业“过桥”拆借事实、隐瞒本人免费还能力的真相,骗取二名被害人财物,事后又离职外逃,隐瞒身份直至被抓获归案,且涉案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公诉机关指控其犯罪事实及罪名成立,依法应予惩处。

最后,法院判决,焦某盛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20万元;责令其退赔被害人雷某某直接经济损失100万元,被害人王某甲直接经济损失110万元。

« 上一篇:所有些“运动式”减碳,都来自于标准的缺失
»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推荐